數專預售涉嫌違法,為什么蔡徐坤成了反流量風暴的中心?

0 評論 8226 瀏覽 0 收藏 12 分鐘

編輯導讀:數專預售這種商業行為表面上是娛樂圈長久以來的慣用操作,但是你們知道嗎,這是違法的。今天我們就以蔡徐坤成為反流量風暴中心為例,解讀數專預售涉嫌違法這一法律條文,我們一起來看看。

“難怪大家都想當明星,這不是貸款jz嗎?還帶賒歌的?!?/p>

8月30日晚,楚天都市報旗下極目新聞的記者調查發現,蔡徐坤的新專輯《迷》4月16日已上線,銷售額超8000萬,然而4個月過去,只出了5首歌,且沒有在專輯介紹中明確余下6首的交付日期。

極目新聞記者在咨詢律師陳亮后了解到,蔡徐坤專輯《迷》未告知剩下作品具體交付時間的售賣方式已涉嫌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

隨后,#律師稱蔡徐坤專輯預售涉嫌違法#登上微博熱搜,截至到發稿前閱讀量已接近6億。

報道一出,相關平臺很快在蔡徐坤新專輯《迷》介紹中增加了相關的“購買提示”,蔡徐坤也于次日上午上線了五首新歌,僅剩一首《Outro-》還未發布。

30日,蔡徐坤工作室對紅星新聞表示“歌曲可以一次上五首??隙ú皇乾F寫的,之前是有正常的宣傳節奏的?!?/strong>

然而,報道這一事件的極目新聞在評論區及后臺,遭遇了部分疑似蔡徐坤粉絲群體大量造謠及言語攻擊。

8月31日,極目新聞喊話蔡徐坤及蔡徐坤工作室,要求其公開回應。

隨后,蔡徐坤工作室道歉,表示未盡到提前以顯著方式提醒告知全部歌曲上線時間的義務。

并呼吁粉絲配合清朗運動,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這場持續三天的專輯預售涉嫌違法事件,以蔡徐坤工作室道歉告終。

但已經誕生7年的數專模式怎么就成了涉嫌違法行為,為什么蔡徐坤成了這場反流量風暴的中心?

一、為什么數專預售會涉嫌違法?

數字專輯分批銷售,并不是什么新鮮事。

此前,毛不易、林俊杰、范丞丞等歌手都曾采取這樣的方式,然而問題出在是否明確告知交付日期上。

陳律師提到,預售行為是否合法的關鍵前提是——出售方是否在出售頁面明確告知或提示消費者,該產品將“先收費、后期交付”,且類似條款需要在頁面上予以重點提示。

例如加粗、變體字、大字號等,“如果沒有這些相關表述,則出售方沒有盡到足夠的說明義務,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p>

以毛不易的專輯《幼鳥指南》為例,該專輯在今年5月28日開啟預約時便公布了所有曲目名單,并在5月31日正式發布時公布了余下歌曲的上線時間,整張專輯一個月內放送完畢。

與之對比,蔡徐坤的新專輯《迷》并未在發布時公布在余下歌曲的上線日期,專輯《迷》中關于上線時間的“購買提示”也是在報道后才加上的。

不過,也有不少粉絲替蔡徐坤辯解稱,余下的歌曲就是以不定期上線來給粉絲驚喜,與專輯主題“迷”相呼應。

但即便如此,假如真是想給粉絲一個“不定期”的驚喜,為何不在專輯中對歌曲的不定期上線做一個基本的說明呢?這樣既合法又能給粉絲一個期待。

據音樂先聲了解,蔡徐坤專輯《迷》的受眾為粉絲群體為主。

盡管粉絲知道這張專輯是配合演唱會一起發布,余下歌曲的上線時間也是根據演唱會而定,雙方在在某種程度上達成了心照不宣的共識,但在法律上確是存在漏洞。

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26條,“經營者應以顯著方式提請消費者注意商品或服務的數量和質量、價款或費用、履行期限和方式、安全注意事項和風險警示、售后服務、民事責任等與消費者有重大利害關系的內容,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予以說明?!?/p>

而專輯《迷》在預售中并沒有明確余下歌曲的上線時間,零星的幾條海報上的時間提示也非常模糊。

作為合同重要組成部分的交付時間都不能確定,作為合同基礎的要約又如何成立呢?

正如陳律師所說,哪怕消費者(粉絲)不追究,也不代表出售方沒有過失。

二、為什么蔡徐坤成了反流量風暴的中心?

本來只是一種宣發玩法的數專預售,到頭來被認為涉嫌違法,蔡徐坤這一次確實有些被抓典型的意思。

前幾天,中央網信辦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飯圈”亂象治理的通知》,提出取消明星藝人榜單、優化調整排行規則、嚴管明星經紀公司、不得誘導粉絲消費等十項措施。

隨后,QQ音樂、網易云音樂先后表示已限制數字專輯購買量,用戶已購買的專輯將無法重復購買。

9月2日消息,針對流量至上、“飯圈”亂象、違法失德等文娛領域出現的問題,中央宣傳部近日也印發《關于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

要求從強化綜藝節目管理、強化榜單產品管理、強化粉絲消費管理、強化粉絲互動管理、強化明星經紀管理、強化明星自我約束、打擊違法違規行為、限制未成年人非理性追星等八個方面著力,進一步持續整治“飯圈”亂象。

在這樣的背景下,流量偶像的輿論監督自然是更加嚴格。

盡管國外的數字專輯也會采取預售的模式,不同的是,國外是分批發行,分批收費。

而蔡徐坤專輯《迷》則是在未告知專輯余下歌曲具體發行日期情況,便已收取全部費用。

如前文所說,這樣的銷售模式存在法律漏洞,很難不被抓成典型。

值得一提的是,在傳統唱片時代,未告知具體交付日期便開售不但會被歌迷大面積抗議,還會被市場監管部門嚴厲查處。

而到了互聯網時代,數字專輯這一模式作為彌補數字時代消費產品的形式上線,在摸索試水的過程中,確實有可能衍生出新的違法空間。

無奈的是,在媒體發現這樣的數專預售漏洞后,反倒被認為是小題大做。

因此,部分疑似蔡徐坤粉絲群體涌入極目新聞的評論區及后臺對記者、編輯進行言語粗俗的謾罵攻擊,造謠污蔑記者、編輯及報道單位收受錢財,污蔑極目新聞賬號“公器私用”,指控涉及蔡徐坤報道為“無證據造謠”。

而在極目新聞隔空喊話后,蔡徐坤工作室很快道歉,并發布理智追星倡議書。

這其實也代表著媒體的輿論監督和飯圈思維的沖突,控評、引戰、互撕、謾罵等行為也進一步激化了路人對飯圈乃至偶像本人的矛盾。

而蔡徐坤專輯《迷》預售方式本身存在法律漏洞,再加上正撞在了政策管控的槍口上,自然將他推向了反流量風暴的中心。

三、數專宣發其實還有很多創新玩法

自2014年周杰倫在QQ音樂發行了首張數字專輯《哎呦,不錯哦》,數字專輯模式由此走進大眾視野。

相比于傳統唱片,這些年來,數字專輯其實也積累了很多有趣的玩法。

比如,除了蔡徐坤《迷》為代表的預售模式,2016年,李宇春將完整的專輯《野蠻生長》拆分為《野》《蠻》《生》《長》四張數字EP,依次隔月發行。

2017年,周筆暢以每月解鎖一首新歌的方式發行了專輯《Not Typical》,整張專輯周期覆蓋全年。

像李宇春、周筆暢這樣分批發行,拉長時間戰線的方式既符合聽眾碎片化的聆聽習慣,也豐富了專輯概念的創意。

2021年3月,新褲子的數字專輯《愛 廣播 飛機》,1到25元由樂迷自己定價購買,樂隊將專輯的具體定價交給樂迷。

既是一次雙方的靈活互動,也是對樂隊音樂作品的水平檢驗。

在大眾注意力極度分化的在碎片化時代,分批解鎖歌曲既能延長宣傳期,維持歌曲熱度,又能最大程度地保證每一首歌都被歌迷聽到。

對于歌手而言,這未嘗不是一個推廣自己作品的好方法。

然而,數字專輯宣發的創新不該淪為賒歌欺詐的違法行為。

“沒建好的房子叫期房,蔡徐坤賣沒錄好的歌,叫期歌?”

網友對蔡徐坤這略帶調侃的質疑背后,其實是對流量將數字專輯異化的不滿。

長期以來,霸占數字專輯暢銷榜單的主要是高流量話題藝人和零星的幾個一線歌手,嚴重擠壓了作品型歌手的生存空間。

換句話說,數字專輯本本是歌手進行音樂宣發的重要方式,現在卻成為粉絲應援的戰場,實屬有些本末倒置。

我們也相信,隨著蔡徐坤這一事件的警醒,數字專輯售賣以后會更加規范,衍生出更多有意思的新玩法。

 

作者:夏天,編輯:范志輝;公眾號:音樂先聲

本文由 @音樂先聲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Pexels,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